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起始

因為參加登山社,用雙腳雙眼親身收納了臺灣山林的美好之因由,我暗暗決定日後能找一份在山裡的工作。即便一開始還不能達成這樣的目標,但寫作是充滿彈性的,不管什麼工作都能寫,然後,持續緩慢卻堅定地朝心中的想望前進。

一畢業我就前往位於南投縣仁愛鄉清境不遠處的博望新村擔任社區總體營造計畫的協助角色,不過年少輕狂,兩個月後因和老闆吵架辭了職。回到平地,暫且拾回國中至高中打工過的老本行安親班,之前即已思索過,就算什麼工作都找不到,我還能當安親班的輔導老師,當生命中有這樣的「退路」時,你就更不會害怕嘗試了!不過安親班裡補習的行程,幾乎填滿孩子快樂童年每一小時的「現實」,當我在有機會第二次擔任由伍元和老師領軍的南北古道大縱走副領隊的職務後,就辭職了。這段在山裡兩個月的浸潤,更堅定了想在山裡工作的念頭。活動結束後雖又失業了三個月,卻在BBS上發現了一份福山植物園徵研究助理的廣告,興奮地寄出履歷,才發現徵求期限已截止,但最後我還是被錄取了,在那度過了十個月於山裡跋涉、進行永久樣區調查工作的充實生活。可以說,爬山所累積被賦予的能力一直在找工作與生命當中,幫了大忙。

然後我又失業了三個月。剛好福山的同事是臺大山地實驗農場(梅峰)擔任解說員的江秀真小姐(臺灣第一個爬上聖母峰的女生)的同學,當江小姐詢問有否興趣前往正缺一位解說員的梅峰工作時,不願意離開家鄉宜蘭的她,轉介了我這份工作。我當時根本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裡?解說員又是怎樣的工作?就前往面試了,然後才發現這個農場的位置,就在我第一份工作的村莊上行兩公里的地方,不能說冥冥中我和這處所在極有緣份。

如果你曾失業過三個月之久,應該就能感受那種有工作的快樂和滿足,尤其,這真是太適合我的工作了。在山裡、可以和人分享、有時間讀書寫作……雖然一開始我先是拔了三個月的雜草,而「慢熟」的我,初來到農場工作時顯得自閉疏遠,也差不多在三個月後才流露本性。這是真正位處深山裡的工作,而我是在十一月中來到這處海拔2100公尺、氣溫比平地低上十多度的此地,一開始還真不太適應早晚的低溫!不過人的適應性是很強的,尤其是年輕的時候。我很快融入了環境,快樂無比地享受身為一個解說員的學習、挫折、困惑和成長,並發現這是一份學無止盡的工作!沒有道理可循,多好玩哪!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唯有曾經越過黑暗,才能珍惜那些美好的!

每年的生日,都代表著一個人在過去的那些日子裡所經歷的事物所得到的成長或改變,也許更好了,或許更糟了。更好和更糟兩者似乎都不是壞事,體驗過糟糕的事情,你才能領悟好的、值得珍惜的是什麼。

好似在玩飢餓遊戲一般,隨時都有可能被這個負載著人性的龐大商業體系擊倒,遊戲規則很難改變也不能選擇,我們只能用一袋一袋的熱血澆熄那些人性的冷漠,個個是出版業的文創小羊卻必須克服恐懼,提起勇氣像老虎般戰鬥,越過一次又一次的黑暗持續的堅持下去,我們漸漸明瞭那些美好的和值得珍惜的事物,然後繼續前進。

5週年慶歡迎舊雨新知一起來共襄盛舉,支持我們邁向下一個5年。

5周年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晚是朋友J的短片首映,金馬影展,映後座談他對某觀眾的問題回應是,「感謝新聞局的短片輔導金,但對我來說,有申請到就拍,沒申請到就拍別的…」很簡單的提問往返卻道盡台灣電影工作者之美麗與哀愁(一份極其有限的資金卻左右了一件創意與心血的誕生或蒙塵)。

 一如我與《花漾》的周美玲導演對話時,總能從言談中感受到一種對創作的不忍割捨與萬般無奈—資金,而我也想,倘若相同提案架構於好萊塢等級的預算規劃上又會何等光景?或許,那樣一種為了作品對環境的忍受、抵抗、承擔正是台灣電影最值得慶幸之處。

 『導演處在決策者的位置,每天一出班,工作人員有大大小小的問題,在等導演作決策、給答案。我在《花漾》的核心工作方式與過往一樣,差別在於工作人員超過一百人以上,亦即,今天如果每位工作人員問我一個問題,合起來至少是一百個問題…』

 美玲導演的言談中,雖有無奈卻含更多來自強者面對疑難時的挑戰與征服欲,於是有了《花漾》。與諸多幕前幕後工作人員的訪談中發現,電影是一門需要絕對客觀態度的事業(或說志業),製片、導演、編劇、演員、攝影、燈光、剪接,甚至後製特效、配樂等等環節;那總讓我想起童年傍晚時分播出的機器人卡通,譬如三機合體的《巨獸王》或五獅合體的《聖戰士》或十五機合體的《機甲艦隊》,駕駛不同屬性的戰鬥機具的組員在幾秒的如夢似幻且不思議的畫面情境中—組裝合體了(多年後我們在《變形金剛》電影中細膩雕琢的變形機制的動畫獲得更進一步的滿足)。一種「啊、就是那樣,總算要贏了」的感覺,當我們主觀地感受一部電影的「好看或不好看」時,千萬想想每一鏡頭背後所延伸而出的龐大運作機制(並且正對抗著的氣候變化、人事異動、資金流向等等大魔王的前導小嘍囉部隊),如機器人組合時那些關節零件的彎轉、調整、拆卸,最終總擁有最佳戰鬥姿態—從未有無法組合完成的一次,只有組員無法到齊的時候。

 『…其實業界有很多電影拍到一半遇到危機而無以為繼的案例,扛不下去就停拍,但是我不想成為其中之一,所以咬牙撐下去。』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交易

    幾個月後,馬克漸漸地發現自己變得比之前開心許多。當他蜷縮在塔樓的時候,回憶就會湧上心頭,想起爸爸熟悉的面孔,為了能醫治好兒子,他重重地將銅印按到封蠟上,不得不把他賣給醫生。。

馬克在地下室裡,必須做著屍體的解剖和組合難聞的化合物,在石牆之間,還是會給人一種安全感與神秘感,但當他們走在街上時,一切都變得如此真實。為了避免染上貧民窟中的其他疾病,醫生及馬克都戴上面具和護目鏡。當醫生遞給他一些工具或瓶子時,他把精力集中在醫生的手上而不用看著那些喘著氣和絕望的面孔。

    走在街上……各種腐爛的味道、敗壞的魚和難聞的泥土氣味以及那雙魚宮區的貧民窟旁邊奧拉河發出的惡臭。馬克有時擔心會再度染上瘟疫,雖然醫生對他說過,不可能再染上這可怕的疾病。有時,他會想要回去看看爸爸是否還活著,但似乎總有事情耽擱。

四個月的生活,塔樓對他而言曾經是令人害怕,但現在看起來卻像是聳立的燈塔,召喚他回家。在生日的一個星期後,他迫不及待地把封蠟滴到紙上,醫生的印章上面如同他祖父一樣有六顆星星,還有兩條蛇纏繞在一根竿子上,這是醫生的標誌。

    擁有自己的印章是值得欣慰的,有時,躺在床上,他會讓殘留的蠟燭繼續燃燒一會兒,這樣他就可以再多看看那渺小的銅環在燭光下搖曳閃爍著。他不再僅僅只是馬克而是西奧菲利斯醫生的學生。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地方,慢時光】的讀者好禮抽獎活動公布得獎名單!

 

◎好禮1CATAMONA中美洲濾掛咖啡,共5名

王瑞佳(新北三重)/林心荷(花蓮市)/郭家琪(新竹市)/黃金治(台東市)/林淑英(新北板橋)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花漾記

南方島電影股份有限公司

封面   

(書封)


, , , , , , , ,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輩子不復胖的體型校正瘦身法:

揮別小腹、下半身肥胖、重塑S曲線一次到位的減肥計畫

(附贈30分鐘塑身DVD及每日運動計畫海報)

不復胖cover-01   

, , , ,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睡眠瑜珈:

十分鐘,改善失眠與睡眠困擾

睡眠瑜珈_封面(正面)     

台灣瑜伽提斯協會會長 唐幼馨◎

 

, , ,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印章戒指

「您想說什麼,先生?」

「這個男孩的狀況如何呢?」

「情況和其他人差不多。」

在幾天前,他們總會這樣問答。莉莉坐在馬克房外的石梯上,縫補桌布,或是借著燭光讀書。大約每過一個小時,西奧菲利斯醫生就會從他的地下室裡走上來,語氣柔和地詢問,眼神充滿希望,但收到的總是同樣的答覆,他在點頭之中還帶著幾絲焦慮,然後轉身離去。大多數時候,醫生都會回到書房,莉莉從未去過那裡,她知道醫生把得到瘟疫而死的人屍體放在地下室裡,醫生會解剖這些屍體。雖然,如果要治療瘟疫,就必須瞭解瘟疫—,當莉莉只要想起整日圍著那些屍體工作時,就哆嗦起來。這時,醫生在她旁邊坐了下來,並若有所思地摸著他的鬍子,肯定是有些事情在煩擾著他。因為最近這個動作太常見了。

「你覺得他會在那裡多久?」他問道。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們已經擁有了很多,又或者有些人覺得自己仍然一無所有...


 

交易遊戲首部曲:午夜密令正封  

, , , , , ,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甦醒

死亡比馬克想像的更為冰冷。

當母親告訴他關於人死之後的故事時,她將他緊緊拉到懷中,講述著另一座城市的畫面,那是一座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的城市。那裡的小河波光粼粼、清澈見底。在那裡,人們會忘記一切、無憂無慮,馬克相信了母親所講的每一句話。母親的臉色總像白紙一般蒼白,直到她臨死之前,馬克都一直握著她的手。死神,身著黑色大衣有兩顆碩大的黑眼睛,面容光滑蒼白,且沒有嘴巴和鼻子。當死神來時,馬克蜷縮到一個角落裡,其他孩子曾說過,觸摸死神就意味著粉身碎骨。死神一共來過三次,第一次為了他母親而來,後兩次則是為了弟弟和妹妹,每一次,他都聽到父親喃喃而語和死神低沉的回應聲。

馬克在一間冰冷的石頭監獄中醒來,身體在裹屍布的包覆下顫抖著。接踵而來的是疲憊不堪和身體輕盈的感覺,馬克看到自己的雙手變得愈來愈蒼白。他知道死神就要來了。之後便僅剩自己的意識、發燙的嘴唇和周圍的聲音。迷迷糊糊之中,他感覺到自己經歷了一場混亂,冰冷感充斥了全身。

再次醒來時,他覺得很冷。很明顯,他知道自己已經死了。皮膚不再蒼白,周圍也沒有了喧囂。死前,小河的惡臭和魚腥味摻雜在一起,纏繞在頭髮和衣服上。死後,他聞到的是灰塵的酸味。這時,他緊閉雙眼,用被單裹住全身來阻擋往腳上吹的風,但卻不起任何作用。他窺視著整個並不算大的房間,牆壁和地板都是灰白色的石塊,還有閃爍著餘燼的壁爐,旁邊有一扇門。天使?他是否夠資格等待天使呢?過去,他總會幫父親剝魚,也照顧得瘟疫的弟弟和妹妹。這些足以讓他見到天使嗎?他把僵硬雙腳移到床邊,站起來,拖著腳步來到門前。門有些破舊甚至都已經歪曲變形了,看起來並不像一扇天使之門。他顫抖著將門推開。在他面前,盤旋著一條古老的石梯。這時,他的意識開始騷動起來。他想起母親所講的,關於某個人因為沒能進入天堂而自己爬進去的故事。他看到了前方樓梯處的一束微光,他伸出一隻腳,把腳放在樓梯的第一個石階上。樓梯很粗糙,有些地方已經破裂了。往下看時,他能夠看到樓梯一直延續到他剛走出的房間,然後消失在黑暗深處,他就不敢再往下看了。穿過厚重的黑色木門後,他來到了黑暗之中。如果這是地獄該怎麼辦?地獄是那些工作沒有完成、債務沒有還清的人該去的地方。馬克曾親眼見到他們大嚷大叫著被身穿藍色制服的交易員從自家房子裡拖出來,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他繼續盤旋而上,樓梯愈來愈高,而且更加陡峭。他的雙腿比清醒的時候還要虛弱,於是他倚靠在石牆邊,他感覺雙手的手指就好像被刻進了石頭裡面一樣。周圍一片漆黑,很難看得清楚,他就用指尖感覺著一個由六顆星星形成的圓圈。他努力回想母親所講過的故事接著,他聽到了門打開所發出的聲音,他掙扎著繼續往上爬,用盡四肢的力氣向上爬,心跳也在加速。他聽到了身後傳來緩慢而穩健的腳步聲。好人是不會從那個潮濕的深淵中過來的,他離那束光愈來愈近了。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