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港版《怪力亂神碎花裙》是約在導演該次抵台工作的飯店餐室,他一邊點了一份貌似難吃且需為了馬拉松賽而拍圖給遠端操控他飲食的營養師核可的大漢堡,一邊遞出了這書;一邊又滑幾下手機,回覆了兩件事。

多數時候,不懂他忙什麼、做什麼(卻因某種神秘秩序而令人神往,奇怪)。我也常猜、他能否正正經經閱讀一本書(順讀逆讀或隨機跳讀再拼整如電影剪接)?

然後來到此書,翻讀過程不斷想到的是《出埃及記》那段蛙人群毆、《低俗喜劇》那場汶澤戲騾,或者《維多利亞壹號》的瘋狂虐殺對照後發現本書反而最接近彭浩翔思維,極短極細碎卻完整的念頭如衣裝線頭在生活中暗暗竄出,他不覺煩惱反而賦予奇詭趣緻之意義。彭導是絕佳的說故事者與故事創造者,亦是懂得搔弄觀眾情緒的作者,低俗與感動、屎尿飯菜與淚水,層次鮮明,顆字粒粒辛苦。

手握此書如浩翔在側,不怪不亂不愛,一如會議時,聊天模式為想到就說、想到再說,意志多半集中餐盤上卻收穫更多。也記得某回送他搭車往機場途中,他像個守不住秘密的孩子又說了幾個(可能拍攝妄想拍攝或永遠不會拍攝)七零八落卻怪得出奇的故事梗,夜晚,貼了隔熱紙的窗玻璃外因各式光源而仍能看見高速車流如時間閃逝,突然發現當時候那短暫之夜就像從桌面跌落的一本《怪力亂神碎花裙》被撿了回來就著任意展開的頁面便讀了起來一百零一夜。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