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花漾》的故事裡,很多時候,是充滿了現實的無奈,愛與被愛就像一場畫地迴旋的雙人舞,你永遠在尋找終極的舞姿卻無法得知眼前的舞伴究竟適不適合自己?歌妓白小雪適合琴師文秀先生嗎?文秀真正喜歡小雪嗎?或是在那樣壓抑糾纏且充滿遺憾的愛恨之間,其實只是因為失去了時、空間的延展性而已,以致必須讓沈默與遺憾繼續下去…(所以海盜刀疤真的喜歡歌妓小霜或僅是彼此間一種莫可奈何的依戀?)然而,也因如此限制(角色、身份、年代、思維等等),讓愛情永遠能成為許多毫不客觀的故事發展主體,所以有小說所以有電影…耐人尋味。更多時候,當我們退了一步,便能發現愛情的牽強、不可靠與不理性,原來對方個性那樣古怪模樣那麼醜生活那樣慘澹未來那麼模糊…只要擁有多一點時間與空間。所以,過往才有亙古的廣告名言:「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畢竟,火花一瞬是美麗而蔽人耳目的,看不見聽不到,所以《花漾》裡的男女情愛顯得纏繞異常,迷戀、逼迫、拉扯、不捨…但編劇巧妙設下了一對照組—海盜頭海鳶與甄芙蓉,前者為了真心情愛而離開海、上了岸卻葬送在人情世故裡;後者為了真心情愛而靠近海、上了船卻困厄在人情世故裡…愛情終究是脆弱而單薄的。極其脆弱而單薄。周美玲導演在故事裡設下了許多局,令人有險象環生之感的是愛情,八個人、八款神色、數種交錯縱橫之關係線,一次揭露了愛的任性與不堪的本質。想起王家衛的《花樣年華》,如果周慕雲並非與蘇麗珍同一屋簷下、如果他們無法那樣近距又遙遠地擦身…我想、時間就不會再如此迷人了。多數時刻,我們是願意共舞而其他部分之後再說的。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