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書:後山

今天我選擇從另一條路進入,生命中有許多入口和選擇,可以進入,可以離開,也是屬於人生的幸福和樂趣之一。這是個適合地毯式搜尋的入口。斑葉蘭好大一叢,其中一株還懸掛著枯褐的果實昭示著去年努力的成果,卻還沒有開花。守成容易,創新卻總是艱難。

森林底層陽光較為含蓄,躲躲藏藏,讓視野也變得斑駁起來,有點接近哭過以後再透過濕搭搭的眼睫毛看出去的那樣子。這是俐璇17和我曾帶吳明益老師前來散步的一段,一般人大概很難想像散步與觀察,就佔了我們生活和工作中的極大部分。就像薛有一天忽然冒出了一句話:「我們的解說真的不太一樣,好像在陪著人家散步和聊天。」但那並不代表著我們在偷懶或應付,而是選擇在最平凡的尋常中,試圖偷偷令人無所察覺地埋下一點什麼。

每天都不一樣,每一處地方也都不一樣,意外都不同,連相異中都還是會分解出相異,無性繁殖那樣。你只能隨機將自己安頓其中,一同領受。有時需要的,還有一點耐性。我像個曾經擁有,但找尋著已然失去許久物事的行者,失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連心也一起走遠了。

地面上其他同事所留下的路跡,有點過於明顯。森林裡發著光,而我正坐在光的懷抱裡,喝了一口熱騰騰的紅茶。早晨的林中還有昨晚還未撤盡的寒意,原住民的sinsin鳥一直叫喚著,幸好我並不明瞭吉凶的判斷,而能繼續不受影響的做著自己。小鷦、冠羽畫眉、鵂鶹、褐鷽唱著,說我在這裡。這片山坡和我以前所爬過的中級山途中的景致有一點相像,卻多上一些安穩,於是對比出屬於我的冒險心神似乎早已展開了逃亡,卻困在這副軀殼裡,哪裡也去不了。

如果我踩著同事們走過的步跡,是否也不算是,走自己的路?又有人把垃圾丟到山坳深處,沒有看見,並不代表就不存在,人究竟要欺瞞自己到何時?稀子蕨細緻的葉子攤開如毯,採用面積攻勢,總能在幽深的林蔭攔截到些許陽光。太陽仍未照進這座小山谷裡,微弱的光線看起來很適合再閉起眼睛睡上一覺。我朝著森林的更深處邁進,期待著會遇見什麼,或什麼都不會遇上?遭逢了一株墜落的植物,然後走回有光的地方,樹的身姿各異,但都有著各自堅持的美感。地面被厚厚落葉堆積出來的彈性,讓行走多了一種韻律。七點半的鐘聲敲碎了森林中的一些什麼,惹得白耳畫眉和藪鳥都抗議了起來。棕面鶯試著用歌聲為我指引回返的方向,我撿到一個繭,拍過了照,就把它留在原地,跨過了它。我們都有各自的旅途要走,今天的我並不想因為要知道牠是誰,而攔截扭轉了牠可能的生活。

在我停下幫某一叢蕈類拍特寫時,棕面鶯發出輕輕的喀喀聲,在我身旁近處飛繞,這樣的接近,誘發了一種屬於生命的震動,和類似被接納了的驚喜。黃胸青鶲的金屬聲在林中迴盪。這個早晨同樣很美好,像生命中其他早晨一樣獨一無二,無可取代。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