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那天我坐在復興南路與仁愛路交岔口附近人行道上的座椅,陽光正好、空氣裡恰是那種乾燥得剛剛好一如新洗衣物晾乾之瞬刻的柔軟情緒,啊(用小津安二郎電影裡演員笠智眾那帶著對人世情意綿長之口吻)…春天該是來了吧,這時的陽光總讓人感到對世事萬物的希望。自己甚久未曾日曬了,我想。手邊是潘老師的書稿,獨坐在熙攘路旁,突然有了前所未有的歡暢…

書中提到了許多健康的秘密之道,關於病原、病徵、研究、養護、用藥以及謬誤等等,頁面段落間的關鍵字多數時候宛如一星系流轉的深邃曠渺之宇宙,或許第一次聽聞、或許始終無法弄懂語義,但是卻能從中獲得一種老式的握他人著想的情懷。

當時、我的咳嗽症狀已持續了第六個月,斷斷續續,約莫上一夏天開始,突然發現某些時刻會有無以克制的嗽喘,遲至今,回頭檢視之,究竟自己距離健康已有多遠?陽光下的自己,公開透明,隱約能聽見細胞之流竄、鼓譟(受傷的、衰敗的、頹危的),倏地想起了曾在加護病房的探病過程中聽見的呼吸輔助幫浦聲音,過世幾年的親戚,但那景況始終記憶清晰,全然攤展於眼前的病與死…

肺癌末期(很多事情在知道的那瞬刻其實已面臨了最後的敗毀),與我的咳嗽不止。陽光下,呼吸系統似乎恢復了生氣,頓時覺得距離真正的美好又近了一步,腦中浮現了城市裡慢跑的人、操場上跑跳的孩子,甚或公園裡散步的老先生…其實很簡單,其實並不難,即便僅是陽光下一段短短的路程,每一步每一步的累積皆為影響甚鉅的細微關鍵處。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