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馬克與莉莉的奇異旅程已告一段落,奧古拉城宛如重新生般地持續在作者大衛懷利所細心架構的文字結界裡增生繁殖,因為奧古拉不只是奧古拉,它可以是當代社會運作的隱喻:以物易物的界限與價值觀、君主極權的論述與反思、體制社會的個人存在意義;它甚至是身而為人的一種面對命運的定義與自覺,當我們充分理解了個人的未來定位,那麼、還可以大方且帶著原有的喜悅持續向前嗎?

《交易遊戲》裡充滿了濃厚的政治氣味,僅有的權力在高低階級之間反覆流竄,曾經站在奧古拉城最頂端位置的馬克,以一介在逃犯人的身份與具有革命象徵的莉莉開啟了城外的冒險,對於遺世獨立而民智未開的奧古拉人,城牆外即是虛空、是無、是空白的時間區域,他們沒有想像,於是乎、所有的想像之外皆為「惡」,所以革命。反之,對於身處地底的娜拉子民而言,覺醒頌歌帶來聆聽,帶來了智識與世界,於是乎,當頌歌摧毀、想像斷絕,他們反而無法正視黑暗、幽閉的地底國度。兩種世界,正反價值,當我們身處相異條件的生活裡,同一現實卻是不同的視野。

 很多時候,文字本身除了在文、句、段落、篇章之間的闡述,往往在字與字、句與句、段落與段落、篇章與篇章之間產生新的發酵,因而化為一道不同人不同所見之隱喻。而我們從書頁中所看見的文字構築及其因時間與生活經驗等不同累積所衍生之陰影,將是如此不同。

 當故事尾聲,奧古拉城即將展開重建之際,遠望著熟悉家園的馬克有所感觸,「……但他覺得自己現階段不想再多探險什麼了,光是奧古拉這裡,就已經百廢待舉:城市還等著重建;新的、開放的政府,等著成立;更公平、正義的律法,等著人民一起通過。還有來自吉斯提與娜拉的外交使節要認識,尤其大多數奧古拉人都還不習慣,除了奧古拉,還有其他文明的存在。」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