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is toby?

她不是哈比人而是托比人…或是偷筆人。記得當時電話裡問了她地址,說是台中式清水區某某路某某某巷某某弄某某號,校稿煩躁之餘我孤狗了地圖,街景服務…喔妳就在那棟房子裡嗎?是啊但門在另一邊(你知道的、台灣地址嘛)!會穿過田埂嗎?呃、那算是田埂嗎…世界之大,突然想像或許某天街景畫面裡會有偷筆人被攝下的畫面(怎聽起來像偷筆作壞事被歹?),定格於面前,甚久,像被封存於琥珀裡的飛蟲,一種時間凍結的輕盈感。

回到彼此曾有過的幾次越洋通話,大概是印度或緬甸等異鄉國度裡,訊號不穩字句斷裂,我不禁想問:妳在那裡幹嘛?而我經常想問,妳為何選擇去那裡,偷筆?

對於旅行,我更有興趣的是「選擇」,依據不同理念、個性、生存條件等等,每個遠行者都會做出不同的「決定」,而那才是一趟旅行的迷人珍貴之處。即便打工度假本義確是攢錢(生活費與下一次旅費),但過程中卻能看出一個人的人生方向、價值觀以及面對世界的態度。我喜歡偷筆那種對於「生活」這件事鼓足勇氣、耗盡心力的判斷與責任感…我不知換做同齡的我會否如此選擇?但至少我知道這是屬於我們這一代的生命觀。你必須為了自己的選擇而負責,必須為人生而負責(多少要一點吧?!)。

偷筆寫著:「我知道周遭的眼光會讓人膽怯,家人的牽絆總是令人不捨,這些是需要去溝通的,而不是一走了之,因為台灣/家是人生背後的力量,你必須用更堅強的自己去面對這些。如果你的家人害怕你失敗,害怕你受傷,那你就須更有肩膀地扛起這些,並且告訴他們,就算失敗,就算受傷,我也可以承受住。最後便是,一個堅定的保證,好好照顧自己,並且活著回來。」

當她在雪地裡為了面試工作而奔波往返,讓我想到千里跋涉的魔戒遠征隊(我不是在說她是哈比人),如果故事不因魔戒所能帶來的效應與改變,旅途便缺乏了意義,故事也就不是故事了。一趟旅途必有前行之因,我喜歡藉由偷筆的眼光去看待她所接觸的世界,為了生活而學習、為了明日而努力,或許這才是打工度假的真義—對自己與所有愛妳的人的責任。

偷筆人呢?我知道。她仍在人生的旅途中,無論北美或台中,無論歡舞或孤獨,無論時間是否站在自己這一方。

 

P.S  同步推薦《熱血!愛呆丸》屬於偷筆人的環台之旅

合成書資料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