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旅行,都會因為當下季節天氣的關係,在腦海中自動設定某一種情境畫面。比方念國中時,第一次獨自帶弟弟們到熱鬧的市區逛街,我們輾轉換車像個剛入城的小鄉巴佬,那時我對市區車站同樣也感到陌生,小弟們問我往哪走,我只知道先找到了麥當勞,一個人一包薯條加可樂打發,趁他們享受難得的大餐時,我再出去探路,第一廣場,嗯,就決定是這裡。

那個午後是炎熱的,背上濕透衣服的汗珠斗大地流下,當年乘坐的公車已經停駛,從我家到市區的路上,再沒有這台鐵皮殼與能推開窗迎風招搖的硬座公車。後情我已經忘了,但領著小弟走下公車,一顆心撲通撲通跳的感覺,到現在還是很強烈提醒著我。也許留在心中的,是身為大哥的驕傲吧,他們怕黑怕鬼,小時候只是從二樓房間走下樓,節儉的老媽不讓任何一盞燈浪費亮著,是我領頭催眠自己沒什麼好怕的、鼓起勇氣護衛他們走過黑暗。

長大之後,他們反倒在旅行中體現了勇氣,他們曾經騎單車環島、機車環島、汽車環島,每回跟我分享半日從哪裡殺到哪裡、單車脫鍊如何修理、臨時改變行程踅去哪享用了手機查到的在地美食,總讓我為此生羨。體驗旅行,短暫離開熟悉的環境,的確需要勇氣。現在的我反而為了各種理由綁手綁腳,再難瀟灑出走,如願圓夢。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讓個性反應在對旅行的印象中,十八歲那年,家族唯一一次的旅行動員,租了一部遊覽車走賞北海岸。我是第三代裡年齡最大的,當時我得充分表現大人樣,年邁的祖母走到哪,我便得隨侍在側。那個年紀出遊,我對外面的世界充滿更多想像,正要展翅的年紀,離開家鄉就是擁有整個世界。

如今在外生活十幾年下來,其實念的還是僅存的家族記憶,一個人再怎麼往前走,總不能忘記回頭;一個人生活,什麼都可以不管,但卻不能忘記,來時路上為你噓寒問暖的手足至親。無論生活本身是否就是生命的旅行,但在時間遷移的不確定因素下,為了生活而漂移的人生,的確也時時刻刻充滿冒險充滿挑戰的。

因為心是熱的,記憶便是暖的。即便是一個人生活/流浪/旅行,都不再感到形單影隻;無論旅行如何雨雪風霜,都能因為記憶的美好而備感溫暖知足。

旅行的溫度     

編輯Linus  2013.08.29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