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跟幾位高中死黨聚餐,其中某位已經可以看出明顯有髮線後退的跡象。大夥幾十年的交情,雖然彼此什麼低級的玩笑都開得起,但這檔事還是只敢等他離席上廁所時,才有人提及他是否面臨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的存亡之際,等到大老遠就看到他準備從廁所回座,大家才心照不宣趕快轉換話題。

回憶從前念書時,髮禁還未解,班上總有愛出鋒頭的男同學,不時挑戰教官忍耐底限,染髮總是不敢染太明顯的顏色、即便是直髮也要去離子燙,被師長發現都說是天生髮色淺跟自然捲,又愛跟同學嗆這次的新髮型在哪邊剪的,又花了自己多少錢……諸如此類的。當年正紅的陳曉東、羅密歐、鄭伊健無一不是設計師的參考範本。

男性的頭髮就好比女性在意的斑點細紋,一邊是希望永遠不要離開;另一邊卻寧願越少越好。人都會老,那些秀髮型、改衣服、現球鞋的青春歲月也隨著越來越多的白頭髮與掉落的髮絲離我們遠去。會想留住秀髮除了不想讓別人發現到自己的外在年齡增加,或許也是想逃避讓內心的自己察覺到年華老去的事實。

--
以前是在公園球場打球被中年阿伯架拐子
現在自己也變成了中年阿伯架小朋友拐子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