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記得目前公司所在的土城明德路某段,原是童年時寒暑假和堂哥們一起打棒球的超寬道路,廿多年前,往來車輛甚少,時光靜謐,附近北二高建地仍一片黃土泥濘。那時,道路兩側的成排獨棟樓房,在孩子眼光裡,盡皆巨大而充滿新世界魅力,而我忘不了曾為了飛入某戶人家中的棒球,按了電鈴、羞赧地向一位嬸嬸說明後,悶著頭到頂樓撿回那顆當時仍奢侈以致需反覆使用至變形的球。堂哥說:那是豬哥亮家。起初不信的我,後來某日果真看見膚色黝黑的豬大哥於自宅門口洗賓士車(那是他意氣風發、無需跑路的時代),那是我們小時候,依然對此刻及其之後的事,充滿好奇與想像。

當隨著Yen-J的記憶跨越舊金山金門大橋來到Navato的老家門口,我不由得想起自己孩提的模樣,想起童年住所如今外觀環境遷異並想像其中究竟住了另一位什麼樣的孩子?反觀Navato那一如我們透過各式媒介所見過的美國夢式住宅區(平房車庫草坪灑水器郵筒…)景致裡,Yen-J又如何觀望著童年的身影?親手摘植的樹仍在、現已顯得太矮的籃框仍在、鄰居好友的父母仍在…那麼、當初各種階段性理想和目標有否一步步抵達?甚或午後的陽光是否同樣溫煦?

無論在舊金山或台北,所有孩子同樣期盼著世界、渴望明日,可能是一堂迷人的音樂課或一場終得以排上先發的球賽,當看著Yen-J熱切地介紹童年時代給大家,便能相信他是那種永遠明白自己所願何在的人,而亦將永遠行走在自己的節奏之上。充滿自由與色彩紛呈的舊金山,每一條街道巷弄,皆有獨特之風格與名姓,Yen-J的記憶被日光與黑夜細細劃分,隨心所至走下去,除了自身的音樂之路,更可見他於城市中所汲取的各種靈感,關於生活、工作與人生…以及那位始終站在心底深處最珍貴的赤子。

他在〈USA〉裡寫道,「理想的世界從一個點連成線/一步又一步的實現/I don't know how to tell you how glad I am/我還站在這裡」如果不曾記憶過,便將無法得知如今一切是否如願、安好,在Yen-J輕盈愉悅的步伐裡,我彷彿走回過往坡道巷彎裡的老家,一樓庭院裡鄰居的櫻樹開了,爬牆虎沿電線纏繞而上,來到我們三樓家的陽台邊,我看見客廳裡時間的光影,看見了自己的小時候。

L1010966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