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良」一詞是日語中的居無定所、無人飼養之意,起初和毅平這樣談論起流浪貓;像黑澤明電影《野良犬》一樣沈穩厚實,如生命之鍛鍊,又如書中所述:「如果貓可以選擇,不知他們會不會想要坐車去更遠的地方。」會否不是貓選擇流浪,而是流浪選擇了貓?

 

 毅平的攝影世界裡,貓是獨立的社群,一種與人同等質量的存在,一幀一幀雋永的畫面裡,聚焦在貓的生活狀態、環境依存關係,兼及對自身人類世界的關照與隱喻。想起自己曾有段時間固定在機車上擺放幾罐貓食,試圖餵給夜半流連街邊的貓仔,記得他們總有著異於犬類的纖細敏感,不討好不吐露情緒不一定接受我自以為是的善意…似乎從他們冷冽的眼瞳中,看見了原則、看破了虛偽。彷彿浮華城市的隱士,出沒於露台、廟宇、雜貨舖…毅平記錄了貓的日常之美,也是自我生活的探尋,那些被遺忘的安靜角落、鄉村田野、鐵道與廢墟;鏡頭捕捉了真實的浪跡天涯,貓的步伐在書頁裡機靈躍動,黑白敘事中,讀者得以循群貓身影,穿梭於久違的人世情感之間:歡快、孤單、憐憫與溫厚。人貓平等,並無二致,只是我們需要被提醒。

 

職業尋貓人的攝影經典,毅平以眼看貓,從貓中窺人,我們所需的一趟流浪就置存於本書,以貓步、沿著浮現存在感的輪廓,持續前行。

 

77-2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