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的世界始終在遙遠的遠方,有人的近處即是抵達不了的遠方,生命有盡頭,生活沒有。

JANET合作的第三本作品,明顯她變了,我也;她變得慢了,婚姻似乎讓她多了一份慎重以及更多的回頭與在意,而我變得不再期待她過往那種陽光熱烈,等著的是一種她對於自我、另一半的承擔與期許。我一直非熱衷玩甩的人,很能體會GEORGE在書中提到的自己不是那種愛冒險只希望在旅途中舒適享樂的心境,我甚至認為在每個人生存的世界裡,所有叨念在嘴邊的「遠方」,其實就是始終站在眼前的那個人。

故事從德州開始,途經阿根廷,抵達南極,不說「最後到了」,乃因南極並非終點,反而是一個起點,或許是婚姻的起點、或許是兩個人的起點無論如何,必須調整的是前進的方向與力道,他們一起走過的不僅是JANET的成長記憶與夢想,而是一種存在於兩人間更重要的「感同身受」,而那樣的細微情緒將在真實生活中,無時無刻、若有似無地出現並且影響彼此。

本書宛如一場試煉,兩個人的旅程永遠是各自的鍛鍊,必須調適、必須忍耐、必須學著放棄與妥協、必須成為你沒有想過的那個人…終其一生、生活的枝微末節沒有止盡,藉由感情將之延伸延伸延伸延伸…直到自己成為對方,無悔無怨地成為另一人,而那人同樣如此實踐著同樣的事。每個人的最遠的遠方,其實就在另一人身上。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