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文學良品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寓言書:後山

今天我選擇從另一條路進入,生命中有許多入口和選擇,可以進入,可以離開,也是屬於人生的幸福和樂趣之一。這是個適合地毯式搜尋的入口。斑葉蘭好大一叢,其中一株還懸掛著枯褐的果實昭示著去年努力的成果,卻還沒有開花。守成容易,創新卻總是艱難。

森林底層陽光較為含蓄,躲躲藏藏,讓視野也變得斑駁起來,有點接近哭過以後再透過濕搭搭的眼睫毛看出去的那樣子。這是俐璇17和我曾帶吳明益老師前來散步的一段,一般人大概很難想像散步與觀察,就佔了我們生活和工作中的極大部分。就像薛有一天忽然冒出了一句話:「我們的解說真的不太一樣,好像在陪著人家散步和聊天。」但那並不代表著我們在偷懶或應付,而是選擇在最平凡的尋常中,試圖偷偷令人無所察覺地埋下一點什麼。

每天都不一樣,每一處地方也都不一樣,意外都不同,連相異中都還是會分解出相異,無性繁殖那樣。你只能隨機將自己安頓其中,一同領受。有時需要的,還有一點耐性。我像個曾經擁有,但找尋著已然失去許久物事的行者,失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連心也一起走遠了。

地面上其他同事所留下的路跡,有點過於明顯。森林裡發著光,而我正坐在光的懷抱裡,喝了一口熱騰騰的紅茶。早晨的林中還有昨晚還未撤盡的寒意,原住民的sinsin鳥一直叫喚著,幸好我並不明瞭吉凶的判斷,而能繼續不受影響的做著自己。小鷦、冠羽畫眉、鵂鶹、褐鷽唱著,說我在這裡。這片山坡和我以前所爬過的中級山途中的景致有一點相像,卻多上一些安穩,於是對比出屬於我的冒險心神似乎早已展開了逃亡,卻困在這副軀殼裡,哪裡也去不了。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聆聽術:剪下星光

最近有些樹要結種子了,陸陸續續。

阿雄1提醒我,因為「海州常山」很近,就在我們周遭,所以我們常常會忘記它,等它開完花,結完果就掉光了,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那樣,又得再等一年才能見到一回。負責管理樹苗室的我,於是開始特別去注意它的果實成熟期。海州常山的果實很美,有著紅紅的宿存萼片,像星光一般分裂、包裹著中間圓形的果實,果實成熟時,會變成一種靛藍色,我覺得很美。有時候,果實還未轉色,若你用指尖掐破,裸露出裡頭害羞的種子呈黑色表情的話,也是一種成熟的表徵。

所以隔天早上我就騎著機車,到原始林附近,一邊為了替樹苗室補充植栽數量而找尋蓪草的小苗。而後在半路採摘海州常山的種子,一顆一顆,彷彿剪下星光。蓪草,在這個季節附近,會從橫拓的根部,探出小苗,直接拔取小苗回來種下,就能輕易地活了過來。剛經歷了颱風的試煉,原始林附近,紛亂,倒樹橫陳,枝葉散落,颱風是用非常手段,讓自然裡的腐敗衰老、不堅定,無從選擇地面對自己的脆弱和悲傷吧。同事蜀龍2則一早拿著相機去原始林裡閒晃了,我好像許久不曾如此勤勞。

末了,把星光放在自己桌上(可以照亮些許希望嗎?),到樹苗室裡把帶回的小苗種下,來回澆灌了幾床植株,剩下的時間,則替標本區做著物候調查。也只有這時候才可以細細檢視那些植物。它們各有表情和美麗,只可惜平時總是慌急匆忙的我並未留心。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起始

因為參加登山社,用雙腳雙眼親身收納了臺灣山林的美好之因由,我暗暗決定日後能找一份在山裡的工作。即便一開始還不能達成這樣的目標,但寫作是充滿彈性的,不管什麼工作都能寫,然後,持續緩慢卻堅定地朝心中的想望前進。

一畢業我就前往位於南投縣仁愛鄉清境不遠處的博望新村擔任社區總體營造計畫的協助角色,不過年少輕狂,兩個月後因和老闆吵架辭了職。回到平地,暫且拾回國中至高中打工過的老本行安親班,之前即已思索過,就算什麼工作都找不到,我還能當安親班的輔導老師,當生命中有這樣的「退路」時,你就更不會害怕嘗試了!不過安親班裡補習的行程,幾乎填滿孩子快樂童年每一小時的「現實」,當我在有機會第二次擔任由伍元和老師領軍的南北古道大縱走副領隊的職務後,就辭職了。這段在山裡兩個月的浸潤,更堅定了想在山裡工作的念頭。活動結束後雖又失業了三個月,卻在BBS上發現了一份福山植物園徵研究助理的廣告,興奮地寄出履歷,才發現徵求期限已截止,但最後我還是被錄取了,在那度過了十個月於山裡跋涉、進行永久樣區調查工作的充實生活。可以說,爬山所累積被賦予的能力一直在找工作與生命當中,幫了大忙。

然後我又失業了三個月。剛好福山的同事是臺大山地實驗農場(梅峰)擔任解說員的江秀真小姐(臺灣第一個爬上聖母峰的女生)的同學,當江小姐詢問有否興趣前往正缺一位解說員的梅峰工作時,不願意離開家鄉宜蘭的她,轉介了我這份工作。我當時根本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裡?解說員又是怎樣的工作?就前往面試了,然後才發現這個農場的位置,就在我第一份工作的村莊上行兩公里的地方,不能說冥冥中我和這處所在極有緣份。

如果你曾失業過三個月之久,應該就能感受那種有工作的快樂和滿足,尤其,這真是太適合我的工作了。在山裡、可以和人分享、有時間讀書寫作……雖然一開始我先是拔了三個月的雜草,而「慢熟」的我,初來到農場工作時顯得自閉疏遠,也差不多在三個月後才流露本性。這是真正位處深山裡的工作,而我是在十一月中來到這處海拔2100公尺、氣溫比平地低上十多度的此地,一開始還真不太適應早晚的低溫!不過人的適應性是很強的,尤其是年輕的時候。我很快融入了環境,快樂無比地享受身為一個解說員的學習、挫折、困惑和成長,並發現這是一份學無止盡的工作!沒有道理可循,多好玩哪!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66號公路

THE ROAD

吳定謙WU TING-CHIEN

66號公路COVER    

(書封)

文章標籤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聆聽

一名山林解說員的驕傲與孤獨

李圓恩

 書衣  

(書衣)

文章標籤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