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曾有一個環島計畫,關於鐵路,那時一個人,準備在某年某個四天連假(應該是清明之類的)出發,大抵從北而南,特別是屏東線鐵路(沒錯、我是那種聽到九曲堂、六塊厝、麟洛、枋寮此類彷彿描繪了昔時光影的地名就心神嚮往之人),繼之往東,過海線列車及數個無人小站(計畫表上寫著幾點幾分下車、幾點走往漢本沙灘、幾點起在稀少的車班抵達之前沿鐵軌步行趕往下一站…),最後北返繞回。

隔日,晨起遇雨,甚久(啊是了、每逢清明雨紛紛),便就放棄了啟程,睡眠。或許肇因於那種擔憂路途中一個人的寂寞的鳥藉口,輕言放棄了。車票揉棄。

然後現在我看到了愛呆丸的TOBY與老法。

想想、在自己生活周圍總會有這類人,他們熱愛自己、勇於靠近一切、熱衷於追求所有時不時引燃的希冀而那可能只是平凡無奇的在城市裡做日光浴、南下參與傳統慶典,甚或無聊地拼殺完整個夜市…我好奇的是這些才能稱得上熱血的人,究竟如何看待著生活?TOBY沒固定工作,似乎一路流浪在異國,老法更是(開會時討論能否邀他一起上節目宣傳時,他其實根本沒有工作證),然而,他們卻有著比我們夠強韌而堅實的內在。

每一個人都是難以被理解的獨立的珍貴個體,編輯過程中,最大樂趣莫過於自己率先代替讀者體驗了一回TOBY與老法的生活,而每一個相異的人生都是一幅新的宇宙,奧秘、遼闊。之後的日子,他們又將踏上另一段征途,而「呆丸」始終依舊在,關鍵在於我們應該怎麼愛下去?而每個人的熱血都將是無法模仿、獨一無二的。

 

熱血的第一步。

①將近5千份書衣送至公司(此時裝訂廠一定在想:衝啥碗糕...)

IMG_0456.jpg  

②正在等候標準字的鮮黃可愛的書衣(其實多半也是因為紙張成本太高又怕手工阿桑們蓋壞機率更高而選擇自給自足)。

③準備甚久的標準字橡皮章以及畫面外沒拍到的特殊印泥(期間幾經波折且因傳統印台效果太爛而差點改為網版印刷卻又因猶豫不絕與總編一句「要堅持下去」的狠話而狠下心「還是蓋吧」後,千辛萬苦終於找到的貴三三超快乾印泥..沒想到、就在各大百貨的小朋友區裡常見的印章教學店鋪裡有售,現在小孩生活真的很優渥)。

④第一個(效果極佳卻也不能回頭了....)。

⑤第無數個(我懷疑自己和王建民一樣右肩旋轉肌撕裂了...)。

⑥感謝TOBY的熱血參與(她的內心OS應該是:出書都要這樣嗎?),就在連續四天的瘋狂手工之後終於全數完工,希望這些獨一無二的手工標準字可以被讀者通通帶回家愛一下。對了、下一刷就沒有手工了,因為我不是年薪四百萬美元的王建民,手斷了並不會有人安排手術與復健,所以沒有下一輪了...(這次讓我學到一件事:要懂得相信他人...特別是手工阿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