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真的不是搖滾腳,我只是在某個失戀時期因腦袋太空急需東西填補時剛好真正的搖滾腳L(現熊寶貝樂團吉他手)遞來一堆嘈雜而鮮有間隙的樂團CD時恰好被塞滿了腦子。其實我的心還是非常流行歌的(是的、我可以無償為王傑寫上十萬字…如果他要出版自傳的話)。

甚至這世界根本不該有什麼芭樂不芭樂,無聊的界定讓某些人「被迫」有sense、與假掰靠攏而背叛了記憶與真實…明明當初你們那麼愛德華和學友哥的啊?我永遠忘不了的畫面是高中某日課後時間的夕陽逆光裡吉他社同學帥氣側坐桌上彈著新買的廉價吉他而幾名還沒回家的同學(包括我)一起聚唱:「沒有你的日子裡,我會想你,黑夜來臨時候,我會想你…」幾乎就是一個日劇場景了(只差沒有女同學)。

但不知過了多久,偶爾播播流行歌會被笑俗、偶爾講起什麼什麼歌會被嫌老而只好將過往安靜地放在個人MP3裡在每個擁擠的交通時間裡悄悄回到那個剛喜歡起某人的午後、那些煙花燦爛的青春年少以及那一點點的無法遺忘的「不忘」。

世界應該是可以反映我們真實的心的。

又過了不知多久,在會議桌上才知道〈遺失的美好〉是黃漢青寫的,喔、原來那聽起來那麼像愛國青年的名字是阿沁(心想這一首應該就夠他過一輩子了吧)…沒想到翻至新書147頁看見他在二○○六年完成了我所愛的蔡健雅的〈Beautiful Love〉然後近來一直在我腦海迂迴不走的〈紀念日〉是他今年完成的…我相信音樂絕對是可以反映我們的心,因而成為流行。甚至無須分別流行與否,當拆解剖析後終究是基本音符的組合、變化與化學效應,但卻承載了某個人的某些神秘時刻,即便只是一個人。我相信這是音樂人的信念,卑微而偉大卻也是他們Be Stronger的因素。

電影《總舖師》裡一句台詞是,「每個人應該都要有一首自己的主題曲。」而阿沁卻擁有了無數人的歲月和記憶,偶爾當我們心領神會或哭哭啼啼之時,便是走在他(及更多誠實的音樂人)的旋律和節奏之上,哀傷或者喜悅,都是彼此秘密的聯繫。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