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的零點零三分,是捷運板南線往台北市區方向的末班車,約莫兩分鐘前會有廣播告知,錯過了、你就會是在捷運票口徘徊、扼腕、勉勉強強湊足計程車費的那個人。搭上末班車的感受是奇特的,呈現一種安全而滿足的錯覺,即便今天工作實在超時太多了、即便身心倦怠至極、即便差點以為將就此被拋棄在無人辦公室裡了…但是、末班車上,所有人似乎都悠悠晃晃的,或許物極必反,反而不似那麼厭煩、疲勞(在車上小睡的人多半集中在十點至十一點之間,過後他們的身心可能也就突破了撞牆期,或根本是夜貓吧?),倒是在寥寥可數的乘客通話裡能聽見對抵達下車後的安排之渴切:與電話另端的人討論買什麼宵夜?吃什麼暖身?家裡還有什麼剩菜可以熱一下?(吶、既然工作那麼晚了,就放縱一下吧…)每每在末班車上,我都如此想著:要是能吃到簡單而好吃的什麼,一邊收看重播時段的最愛的爛梗綜藝節目,其實這個深夜未眠就不再枉費了。通常在經過台北車站轉車時,得以遇見更多實例,此站的末班車是十二點廿九分進佔、卅五分發車,往淡水。從民權西路站離開後不久將從地下轉地上路段,突然有著另一種銀河鐵道駛向偶有星辰點綴的無邊際天空之錯覺(這時候的城市其實挺好看的),窗外多半是熄燈的營業店家與居宅(這天算是結束了啊),自己因加班完成了許多責任範圍業務而感到對明日或下下一日的安心與自在。那麼、更該吃點什麼了,是吧。記得在去冬東京出差之夜,工作後獨自在新宿站附近閒逛,許多看似才下班不久的深色大衣上班族男女正在各月台候車、閒話、呵欠並吐著白煙,或許他們心中記掛的不過是一道正在等候自己且足以暖胃的簡單餐食吧?於是我想起車站書店裡那本《終電ごはん》,無論湯料理、烏龍麵、冬粉、豆腐料理或小火鍋等等,正好切中終電族(搭乘終班電車的族群)的心,簡單感受、便利速捷、好氣味、不油膩、減少餐具(半夜洗碗真不是好經驗)…換作在此刻末班車上的我同樣如此想著的吧。車速極緩,悠晃的思緒漂過幾個站口,每一遲歸夜裡都充滿了僅屬於自己的小孤獨,而每一個我們額外多求的亦不過一道讓自己對此夜擁有最後好感的溫暖料理;這時才真正知道,原來自己可以那麼簡單、可以那麼地容易滿足。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