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偶爾都會有那種「不去會死」的心情,像超商集點活動,一旦念頭啟始,不免想順利(或刻意)抵達終點:換得贈品以紀念這段時日又在多年後因另一種想像而棄置。那是無須償還的青春執據,那是終將消逝的無畏。《東邪西毒》裡歐陽峰言及,「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後面是什麼。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山後面,你會發現沒什麼特別。回望之下,可能會覺得這一邊更好。」然而、實因沙漠與悔恨困住了他而非謎卡。

常因謎卡文中繚亂的世界版圖所迷惑、神往,那是無從抑制的試探,飄移在經緯線上,以一份渴切詮釋時差,在昨日與明日之間迂迴往返,尋找每一種善意(在國界、族裔、語言之外);或許、也或許她其實是最神秘的瓶中信,越渡歐亞至極圈,等候的僅僅是懷抱與解讀。我們何嘗不是如此。翻閱因差勤、旅途而布滿海關戳記的護照,我一直惦念那些情緒,悠遠而寧謐的異鄉情懷、音樂、餐食、幾本不費神的雜誌和幾種閱讀的姿勢…時間已非主詞,不自覺忘了遠遠之外的來途。永保對世界的渴望,即能讓空間界線消失,直至夢與現實的交界,得以體會何謂理想的時日,彷彿重回記憶中景致,輕輕擦拭自由的光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book 的頭像
katebook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