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候因素,部分行程在雨中有了斟酌,或棄或緩,雨水的姿態緩緩地像夢,這麼說或許一廂情願,被撳下暫停鍵的旅途段落,彷彿浸潤於意外的幻夢雨霧,而那些原訂計畫外所餘出來的時光是往返在鎌倉街道上的,想著、不如一直停下吧。

企劃之啟,提案欲呈現的是一種慢速生活樣態,當俞涵提及曾所造訪的龜時間民宿,隱隱約約便覺:吶、慢如龜速挺好,捕捉身影、也捕捉時間輪廓:創作者眼中的鎌倉、純粹源自鎌倉的思緒……實則數度逢雨,時不時放慢,突然就有了改變,一如在熟悉的原居城市因塞車、封路、誤失地址而遭致延宕的抵達,原來是一樣的,情感上跟異地更親近了些。

沒來得及等到明月院的紫陽花開、沒能趕上家庭餐廳最後的點餐、沒能有效蓄積體能以征服一天又一天的晨昏起落…卻因種種「來不及、不順路或忘了、累了、算了」而多出時間去面對陌生地(無人認識)的自己;像一種適切的孤獨,藉心神之空曠讓原已模糊、削弱的輪廓又再清晰起來,因畫面、聲音,因某種氣味之飄聚(引伸、隱喻),所有插敘閃入之記憶,便是不能棄捨——未接續的故事開頭、久未服用的藥帖、尚未歸還的書……

一邊夢遊一邊鎌倉,連俞涵的紙上展演,美好而詩意的孤獨,沒有時間軸線與空間稜線的牽擾,宛如獨自穿越銀河軌道般神秘而寧謐。想像進入全新的宇宙,真正的生活總在他方(並且各式訊號微弱,與昨日隔絕著)。而鎌倉時間仍在心中延展,沒有止境(幾乎能聽見花開的聲音幾乎握住了風的線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book 的頭像
katebook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