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與愛始終皆為困難的事,妄論性愛一致,且性愛一直都是暗藏陷阱的論述:多說了性便被納為背德異類、只是講愛又顯得是違背良心、不切實際的假道學;而此番問答的過程往往能致使男女(或男男與女女)之間看似堅固卻其實是最脆弱、不真實的情感面因而鬆動。

在Lars von Trier的《性愛成癮的女人》裡,透過女主角J追索情慾的過程,進而辯證了道德、神性、存在感與價值觀、女性本能等千古提問,無數的性與感覺的換取中,並非意在詆毀女性身體反而定論於J的遵循自我、熱愛自我的別人眼中的敗德,攤開來說—縱情慾與縱食慾差異何在?然而,在「愛的前提」之下,性只能有唯一解答,但反之在「性為前提」之下呢?愛仍能被尊重、理解?或者性也可以是完全自主的選擇與判斷?

《性愛成就願》裡的男男女女浮世繪代表了各自的新的思考與想望,性慾一如食慾,每個人都有選擇更好的渴望與自由(話說回來、選擇吃羊吃牛不也是侵犯動物權的傷敗之緒,那又何必在性的範疇裡拒絕選擇、拒絕被選擇?),自然也對其有著希望永遠可以成就良好感受的祈願。沒有人願意是孤單的,不僅是愛情,性事亦然,但事實證明諸多慾望在愛的框架限制裡,僅只一事無成。本書並非想衝破固有的愛情價值而是意在有所迎擊,當我們在選擇一件事的同時,更多時候是希望主動而有所(慾望上的)意見的。

「性福─下半身的福氣,也是人生重要的福氣,要成就這樣的福氣,多少靠運氣,找到性愛投合的對手,但若對性愛有點理解,就會知道性愛八字是能改寫的,稍微用點心,下半身的福氣一夜就會改觀的。」

如今的大時代裡,一切早該是開誠布公而坦言不諱了,社會如此,更何況在最微小單位的男女之間?唯有將性與愛的節奏、默契與所需,盡力調節一致,才能完成彼此間最基本也最重要的溝通。「肉體是很正直的。」肉體不會欺騙自己,當未能如願而欲求不滿時,焦躁、不安高昇,那麼、再如何神性的愛,多半無解退場。慾望橫陳並非一句假話,慾望本身無時無刻都在發生,差異在於我們如何看待之,亦會產生對愛的相異影響;並非愛不再重要,而是不僅一種單向、平面的思考(索求),應同步建構於更多基礎與共識之上,這些是所有人都該一起努力的事。


Book Cover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