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因今年赴四十(還沒喔還沒、世界衛生組織對中年的界定為四十五至五十九歲),多數時候、腦中不時盤旋著關於疾病的種種憂患:脂肪肝三酸甘油酯糖化血色素血壓尿素……如機車定期檢驗,但在無罰則的前提下,除了那些少喝冰的少吃炸的多吃水果別太晚睡等等叮囑越漸喧嘩刺耳外,似乎仍像獨立運轉的星球,在頻繁相處的偏頭痛之中,等待自爆。

對於健康、總像拍壞的劇情片潦潦幾筆敷衍虛應,在為期甚久的漫長愧疚中,仍心存結局之逆轉。於是每當編製健康類書籍,就像久違的私人健檢,校對過程裡總不自覺挺直腰桿,確立脊椎為健康中樞。那是中年感裡最微妙的一種心情,突然關切起過往不甚積極之事(整腸減腹、提升代謝、增強肌力),突然開始相信人世無常,遠不如一場良好睡眠。

似乎已在前行途中了(終於來到無論如何都必須察覺的時候),按摩食指、小指緩解血管收縮與肌肉緊張造成的緊縮性疼痛;按摩食指、中指、小指克服壓力造成的鬱結……多年後的時日是多年後的事,更重要的是,照顧好現在的自己。暫時遠離普拿疼一陣子,其他的,之後再說(倒也非不再服用、有備無患嘛)。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凱特文化5月新書書訊

最強伸展操:

告別體態苦惱,輕鬆養成美腿、消脂瘦身、提升代謝循環,重返活力!

日經健康

最強伸展操_立體封.jpg

文章標籤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寓言故事是這樣的
 
一個一輩子努力工作的老農夫要退休了,準備將畢生積蓄留給三個兒子,因為大兒子年紀最長,所以老農夫把最大莊園和最好的園丁留給他,二兒子則繼承了中型的莊園,最小的兒子因為年紀還很輕,所以老農夫只留給他一片最小的土地。
 
鄰居知道大兒子繼承了很棒的莊園紛紛來向他請求能獲得一些好處,大兒子心想,反正我的莊園很大,於是陸續出售莊園肥沃的土地,甚至把園丁都拿去和別人換取財物;而二兒子則將一半莊園給別人耕種收取租金,一半則自己耕種。最小的兒子由於只有一片小土地,所以播了些種子,日以繼夜的工作之外還自己培養可以耕種的園丁,省吃儉用,然後到處努力販售自己所生產的作物。
文章標籤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女兒最近在養小倉鼠,養之前做了很多功課,比如不能兩隻養在一起會打架、要給牠足夠的活動空間和遊戲的小玩具、每天只能餵一次不然會吃太飽等,還讓我帶牠去定期健康檢查。
初入社會的時候,總是想著能做些什麼事、要完成什麼事,然後全力以赴的執行,不過,很多事情其實是需要團隊的合作,因為一個人的能力很有限;有時候也需要運氣和機緣,比如遇到貴人的支持與協助;所謂天時、地利、人和都要一併到位;有時候為了完成一件事情,很有可能必須犧牲掉某些部分;也必須承受,有時候做得很積極努力,環境不好,最終也無能為力的無奈。
現在,想著能做好什麼?比如一個簡單的招呼、關心、因為干擾到他人而開口的抱歉,又或者完成一個對他人小小的承諾、想著怎麼處事會是更圓滿、幫助一個需要雪中送炭的人同時也好好答謝幫助過你的人,又或是好好吃一頓飯、安排時間運動、和朋友家人聊天,在心靈上自覺、穩定、知足,從生活中尋找平凡的喜樂,不過這些知微末節,其實知易行難。
已故劇場國寶大師說:一輩子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
流浪者之歌書中渡船夫說:他的一生就是把人從此岸渡到彼岸,如此而已。
女兒說:一隻小倉鼠只能活兩三年,這兩三年要讓牠過得好好的。


文章標籤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即便一冊旅行寫真,同有傳達作者的個性與心意之義務,《一邊夢遊,一邊鎌倉》的企畫核心是呈現俞涵的生活樣貌,而萬物在她眼中乃一沙一世界,凡事可親可愛。封面是旅途中一則意外之夢的實踐——沉入浪陣的梅子太陽;設計師將作者偏愛的手作創意融入概念,手撕的棉紙排序成夢境裡的海浪與梅子太陽,標準字則是以黃線車縫上的布標,畫面上微細沾痕是童年美勞作品上因膠水反覆黏觸的殘跡,崎嶇奇趣的手寫字體,營造的氛圍是一幅俞涵的手作風景。

 

一邊夢遊一邊鎌倉_封面.jp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凱特文化4月新書書訊

一邊夢遊,一邊鎌倉

鎌倉を歩く

連俞涵

一邊夢遊一邊鎌倉_封面+書腰.jpg

文章標籤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候因素,部分行程在雨中有了斟酌,或棄或緩,雨水的姿態緩緩地像夢,這麼說或許一廂情願,被撳下暫停鍵的旅途段落,彷彿浸潤於意外的幻夢雨霧,而那些原訂計畫外所餘出來的時光是往返在鎌倉街道上的,想著、不如一直停下吧。

企劃之啟,提案欲呈現的是一種慢速生活樣態,當俞涵提及曾所造訪的龜時間民宿,隱隱約約便覺:吶、慢如龜速挺好,捕捉身影、也捕捉時間輪廓:創作者眼中的鎌倉、純粹源自鎌倉的思緒……實則數度逢雨,時不時放慢,突然就有了改變,一如在熟悉的原居城市因塞車、封路、誤失地址而遭致延宕的抵達,原來是一樣的,情感上跟異地更親近了些。

沒來得及等到明月院的紫陽花開、沒能趕上家庭餐廳最後的點餐、沒能有效蓄積體能以征服一天又一天的晨昏起落…卻因種種「來不及、不順路或忘了、累了、算了」而多出時間去面對陌生地(無人認識)的自己;像一種適切的孤獨,藉心神之空曠讓原已模糊、削弱的輪廓又再清晰起來,因畫面、聲音,因某種氣味之飄聚(引伸、隱喻),所有插敘閃入之記憶,便是不能棄捨——未接續的故事開頭、久未服用的藥帖、尚未歸還的書……

一邊夢遊一邊鎌倉,連俞涵的紙上展演,美好而詩意的孤獨,沒有時間軸線與空間稜線的牽擾,宛如獨自穿越銀河軌道般神秘而寧謐。想像進入全新的宇宙,真正的生活總在他方(並且各式訊號微弱,與昨日隔絕著)。而鎌倉時間仍在心中延展,沒有止境(幾乎能聽見花開的聲音幾乎握住了風的線條)。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凱特文化3月新書書訊

我是如何瘋狂愛上自己?

How am I crazily in love with myself

廖珮岑 Celine Liao

炯炯女神_立體封.jpg

文章標籤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凱特文化2月新書書訊

有院子的家

마당이 있는

金真英

김진영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凱特文化2月新書書訊

三十歲的反擊

서른의 반격

孫元平

손원평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若將規格限制於寬十二點八乘以高十九公分、書折口寬十公分、書腰高五點五公分、燙印加工區域五點五公分且封面、書腰紙材一致,此固定畫面裡,不同故事將被以何種設計風格呈現?同以女性為論述主體,相對輕盈的《三十歲的反擊》是狂躁不安的封面詮釋,而繁重的《有院子的家》則荒疏寧謐,不同設計師恰正反映了人即便在敘事限制下仍能持有思辯之複雜性與多元性。思索的空間維度是無限的。

談及兩冊小說,腦中瞬時閃過了諸多寫實類韓片韓劇,架構深、面向廣而顯像複雜,攸關體制病變、階級箝制、封閉價值觀、男女權傾、社會高壓…故事的隱喻色彩深厚,無處不是解開生存與道德謎團的匙孔而鑰匙在讀者手中。無窮的生活困境裡雖風景一致,然視角與立場相異,所見亦不盡相同。小說裡的角色是社會發展所逆向、相對衍生的反作用力產物:不被眾人接受,陰鬱、孤獨、充滿哀傷…表面上漸次追回長久失去的良善、責任、堅持等等存在之條件,實則目睹藏匿在自身體內的怪物。兩則關乎生存正義的長篇故事,處處埋伏了各式情緒機關與符旨,交互指涉並化為反向提問:你相信的對錯為真?你認為凡事皆眼見為憑?而每一種「相信」各有別,讀者將自成思考脈絡;善與惡、罪愆與原宥,即便在心臟有限度的負載、跳動下,亦無從衡量、辨識。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凱特文化1月新書書訊

 SNS社群行銷術  

關鍵就是「3F

藤村正宏—著

SNS_cover8_3da.jpg

文章標籤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9凱特文化1月新書書訊

失物風景

Skeleton in the Closet

陳夏民

失物風景_立體封.jpg

文章標籤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某天起,每週三的我就不進辦公室了。坐讀字書店吧臺位,偶爾交談偶爾閱讀並先後會等到送鮮奶的紅制服外務、送冰塊的白色吊嘎大哥與送來新口味糕點的甜點師,光影錯落的週三店內,這是唯一固定的客人了。然後是隨機的地鼠。我一直算喜歡打地鼠遊戲機,像是無法推辭的等候,不斷投幣的人生裡,面對突如奇來的種種,無以閃躲。書店裡常出現的驚喜是那些作家、編輯、設計師、出版或媒體前輩、文友以及各界創意人的造訪,彷彿進入Woody Allen那部《午夜‧巴黎》所描繪的黃金年代的巴黎藝文沙龍(然後開始忍不住爆卦埋怨尖酸刻薄…),而我在一旁眼看文學政治的發生。當夏民偶然出現,最常聽到對朋友們第一句話是,「欸、嗨!」我並不確知那瞬刻他是否真記起了對方(或與前中年的我一樣往往需多花幾秒甚至進入對談才從話語線索裡偷偷想起對方身分),但他面對地鼠(地鼠可愛沒有貶意)的態度總是喜悅與迎接,聽著聽著、必然結論,「好啊、那就來做啊,我覺得這是很好的。」(語氣如佈道大師還會反覆以一種奇特速率點點頭)讓我想到《教父》開場戲在陰暗房間裡為朋友「擺平」問題的Vito(只差吻手)。

書寫過程是艱辛的,第二回合完全不理他哪位,來稿即退、退到他想逃,成果確為文學的夏民而非出版的夏民。原子小金剛終究欣羨鋼鐵人的,體型更大,還有愛與各式人類情緒缺陷,而東尼史塔克即是進化版夏民(只差沒錢)。於是地鼠計畫。為了不讓他在人世宇宙裡孤獨飄流(我所認識的夏民極少求援),私自進行感情之索回——永遠不知明天是誰tag自己;讓他明白有一群只看標準字就盲推的朋友在側(與郭正偉合謀,至少算車手),只等開口,隨時挺身(無需投幣)。地鼠連播又彷彿夏民前半生(對、你四十歲了)跑馬燈連日閃逝:他的執意懸念尋索、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一如本書之翻閱,每一臉孔反映著共有記憶,每一神情、姿態皆為珍貴的失物風景,鑒往知來,獨一無二的善、不再重複的惡;夏民(與所有人)的決定之書。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舉凡公路電影的唯一題旨——追尋,往往導源對他者的消極反抗與對自我意義的積極探尋,而之於瑞夫的單車印度,卻可能是太閒、自討苦吃、找罪受。所謂的自我追尋有多少真實?旅行是一種華麗的際遇?瑞夫千里走單騎所丈量的印度,是心中的想像與虛無,想像有多大,虛無便多大,旅途的本質在反覆證實此事;他也可能僅是對現況的逃避(肇因對過世阿嬤的思念),或對世界慣有定性(道德、階級、價值觀等等)的沈默與不安?

三個月餘的單車旅途,孤遠、疲憊、絕決…沒有身世地逸盪,來回於幾個在地情感的岔口,印度家庭、藝術團隊、民宿主人、浪跡的青年以及更多各地的旅人,在明知短暫的交誼中,學習眼望分離的發生。瑞夫的故事裡,盡是真實的難關、困惑、後悔,唯一完美的只有孤獨。

印度與伙伴單車,那段時日是瑞夫的省悟,在陌生而美麗與痛楚種種混雜的孤絕端點上,清晰面對自己的思辨、語言、愉悅與恐懼…一如不斷面向阿嬤的獨白,當物質降至最低(控制預算食糧時間),便看見了心——瑞夫追尋的,是拋棄了所有可能的藉口(智者的那些超脫的意志與思考之感染力)與環境因素(必須面對的未來)後,證明了對家鄉的想念。Into the Wild,尋見自己。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