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駭客任務1上映時我沒進電影院看,也忘了後來是租DVD還是等電影台播出才第一次看了這部電影。片中墨斐斯在跟尼歐解釋母體概念時說:「母體無所不在!」,當時還沒變成救世主尼歐的安德生先生一臉茫然,我也是一樣,心想:「你有說跟沒說有什麼兩樣。」隨著劇情推進我才理解墨斐斯想表達什麼。

記得在小學、中學甚至是在軍中時,團體中都有一位被排擠或欺負的人。自己雖然不是欺負對方的人,但也只是悶不吭聲地旁觀,然後覺得好像有那麼一點奇怪,想著他到底做錯什麼,大家才一直針對他。無解的疑問隨著畢業和退伍留在過去,直到再次進入新的團體,同樣的事情又再次上演卻又找不出任何解釋。時至今日,初編此書時,就像看到穿著黑皮衣一身勁裝外加墨鏡,比墨斐斯多了頭髮的陳俊欽醫師對我說:「黑羊效應無所不在!」我起初也心想:「你有說跟沒說有什麼兩樣。」隨著書中的剖析我才知道陳醫師想傳達的概念。

有團體的地方,「黑羊效應」就會出現。一旦風暴滋長,很快的,所有人都會被牽扯在其中,而對抗它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越多人理解「黑羊效應」,就能遏止它成形的機會,即便最後無法阻止它,也能用超然物外的角度去看待,減輕自己所受的傷害。就像救世主尼歐眼中的母體只是一堆數位符碼,無法傷害真實世界的自己。本書的功用便如同當初墨斐斯拿出的紅色小藥丸,吞下後,你將看清真實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KATE Publishing

kate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